阿米亥诗选
vendredi 8 septembre 2006

《阿米亥诗选》网络版说明

我从2000年开始译了些阿米亥的诗,因为网上很多诗友喜欢,自己也觉得清新可人,颇有学习价值,就陆续搜集材料做了下来。不过纯从翻译的角度来讲,其实意义不是很大:我是从英译本转译的,对原作风貌只能在纯视觉上“看看”几首。右图为阿米亥一首诗的原作。英译为“the place where we are right...”,最初我以为是“我们取得正义的地方”,或获胜、收复、占领了的故土,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后来根据后文的意思译为“我们脚下这个地方”……但不管怎么努力,都是白费的。我对以色列的现代希伯来文一无所知,对古典希伯来文更一无所知,对我来讲,这些跟阿拉伯文只有笔画和字体上的差别,相同之处都是从右往左横着写。我猜测阿米亥文风大概是文白夹杂的,经文、典故跟现代口语、时政词汇混杂。这些几乎不可能通过转译表现出来。我还恬不知耻地安装了希伯来文字库去看以色列网站,但几乎没有收获,只下载了个希伯来-拉丁字母对照表(已经不知扔哪儿了),查到了老人家的姓名:יהודה עמיחי(好像是要从右边倒着看的)。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00:20:00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dimanche 27 août 2006

犹大·阿米亥诗选:还有些散的

此刻当巨浪汹涌…… 此刻当巨浪汹涌四处拍击大坝的堤岸;此刻,当一群白鹳归巢,在空中变换成喷气机的飞行中队;我们将再一次感受到我们肋骨中的力量以及我们肺部的暖空气多么强劲,在这开阔的平原你必须要大胆地去爱,当高耸的威胁者在上方拱据,我们需要大量的爱来填满空虚的血管,当钟表已经停止向我们报告时间,需要大量的呼吸直到呼吸的最尽头来唱出这首春天的短歌。 允许我在和平中休息 允许我在和平中休息——我,一个还活着的人,要说,请允许我在我生命的余年得到和平。我现在就想要和平,趁我还是个活人。我不想等待,不像那些虔诚人期盼一只脚的天堂的纯金宝座,我只想要一张四条腿的椅子就搁在这儿,一张普普通通的木凳。我现在就想要我的和平。我已在各样的战争里度过了我的一生:战役此起彼伏,贴身肉搏,面对面,那些面目就是我自己,我的爱人,我的敌人的脸。用古老的武器——棍棒和石头,钝斧,语言,生锈的砍刀,爱和恨,用新式的武器——机关枪,导弹,语言,地雷,爱和恨。我不想兑现我父母的预言——生命即战斗。我想要和平进入我的整个身体和整个灵魂。请允许我在和平中休息。 理想女人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21:52:47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dimanche 27 août 2006

犹大·阿米亥诗选:张开关闭张开(1998)

阿门之石 在我的桌面有一块石头刻着“阿门”,一块三角形的碎石来自许多世代之前就被毁坏了的一个犹太墓园。其它的碎片,成百上千,乱糟糟地散落各处,但一种强烈的渴望,一种无尽的思念,把它们充满:名字寻找着家族的姓氏,死亡日期在探索死者的出生地,儿子的名字想查出父亲的名字,出生日期试图与灵魂团聚而灵魂则希望得到安息。但除非它们能重新合为一体,否则它们得不到真正的安息。只有这一块正静静躺在我的桌面,在说着“阿门”。但此刻这些碎片被一个忧伤的好心人怀着爱怜收集到一起。他洗净它们的一个个污点,给它们一个一个拍下照片,在一座大厅要把每一块墓石重新组合成整体,一遍一遍,一块一块,就像死者已复活,就像拼图,像七巧板。小孩儿把戏。 我不是那六百万之一:我的命数为何?张开关闭张开 3 我的命数为何?我像一个出埃及的人:红海分开了,我从干地上通过,两面水墙,在我的右手边和左手边。我身后是法老的步兵骑兵,我面前是荒漠,或许还有那应许之地。这就是我的命数。 4 张开关闭张开。我们出生之前,万物都敞开在与我们无关的宇宙。我们活着的时候,万物都被关闭在我们体内。等到我们死了,万物再次敞开,张开关闭张开。我们尽是如此。 5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21:47:47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dimanche 27 août 2006

犹大·阿米亥诗选:攥紧的拳头也曾是伸出的握手(1990)

怎样的一个人 “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啊”,我听见人们对我说。我这样的一个人具备灵魂的复杂管道,感官的精密仪表和一整套二十世纪末的记忆控制系统,同时拥有来自远古时代的一副年老的身体和一个比我的身体还要年老的上帝。 我这样的一个人生活在地球的表面。洼地,洞穴和水井恐吓着我。山峰和高耸的建筑威胁我。 我不像一把深嵌的叉子,不像一把锋利的餐刀,不像一把挖进去的勺。我不平滑也不俏皮不像一把刮刀能从下往上爬行。充其量我是一只沉重而笨拙的槌杵把善与恶一起捣和追求一点点滋味和一点点芳香。 箭头不能给我指引。我操持着我的活计既谨慎又平静,就像一个长久的愿望终于得到书写在那一刻我诞生了。 而此刻我站在街旁疲惫,靠着一部停车表。我可以待在这里不用付钱,免费。 我不是一辆车,我是一个人,一个人神,一个神人,但我的时日是有限的。哈利路亚。 战争纪念日组诗 1、特拉加思 我带着孩子们来到这个土垛我曾经搏杀过的战场,这样他们才能理解我做过的一切并原谅我做不到的一切。 我迈开的双腿与头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而我越来越小。那些日子远离我,这些时代也同样远离我,我呆在中间,远离它们,在这个土垛跟孩子们在一起。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21:41:44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dimanche 27 août 2006

犹大·阿米亥诗选:耶路撒冷的诗(1988)

耶路撒冷 在旧城的一个屋顶衣物晾晒在午后的阳光下。这条白床单属于一个女人她是我的仇敌,这条毛巾属于一个男人他是我的仇敌,他用它擦干额头的汗水。 在旧城的天空有只风筝。在长线的另一头,有个小孩;但我不能看见,因为有墙。 我们已经举起很多旗帜,他们已经举起很多旗帜,想让我们以为他们很快乐,想让他们以为我们很快乐。 在库克拉比大街 在库克拉比大街我独自行走没碰上这个好人——他祈祷时戴一顶皮绒帽他办公时戴一顶丝绒帽,都飞扬在死亡的风里经过我的上空,都漂浮在水面在我的梦里。 我来到先知大街——空无一人。而埃塞尔比亚大街——寥寥数人。我正在寻找一个地方好让我跟你一起生活为你填满你孤单的巢穴,给我的痛苦建立一个住所,用我额头的汗流查对你将会归来的那条道路,而你故居的窗户,像一个裂开的伤口,在关闭与开启之间,在光明与黑暗之间。 烤面包的香味从一个棚屋传来,那是一家店铺在散发免费的圣经,免费,免费。远胜过一个先知曾给这些混乱的里巷留下的一切,当这一切倾倒在他的身上他变成另外的一个人。 在库克拉比大街我独自行走——你的墓床在我的背上像一副十字架——尽管这令人难以置信,但一张女人的睡床将成为一种新信仰的符号。 罗池译稿
Posté par luochi à 21:29:41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dimanche 27 août 2006

犹大·阿米亥诗选:汝本为人,当归为人(1985)

汝本为人,当归为人 战争中死亡的开始是从楼梯走下一个落单的男青年。 战争中死亡的开始是一扇门悄悄关闭。战争中死亡的开始是开一扇窗看上一眼。 所以不要为他哭泣,这个离去的人,要哭那个从自家楼梯下来的他,要哭那个把自己的钥匙装进他最后一个衣兜的他。要哭那张代我们回忆的照片,要哭那张回忆的纸,要哭这些无法回忆的眼泪。 在这个春天,有谁会起身对一抔尘土说:汝本为人,当归为人? 现在她呼吸平静…… 现在她呼吸平静,我说。不对,现在她在剧痛中尖叫,医生说。他,经我同意,去摘下她手中的结婚戒指,因为手指已经肿胀。我同意了,因为她的痛,因为我父亲一辈子从未离开她的身旁。我们使劲拧这枚戒指,就像它是传说中的魔戒,但是它并不松脱也没有奇迹发生。医生请我允许剪断这枚戒指然后他就用一把精巧的小钳将它剪断。现在她在笑,她是在练习去了那边的笑。现在她在哭,她是要淌尽留在这边的眼泪。 她护照上的照片是很多很多年以前拍的。她从未到海外旅行,自从她踏上以色列的土地。而死亡证明书不需要照片。 此刻她下降……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21:24:37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dimanche 27 août 2006

犹大·阿米亥诗选:感恩时间(1983)

1924 我生于1924年。如果我是这个年纪的一把提琴我不会保存得太好。作为一瓶酒我会醇厚无比或彻底酸掉。作为一条狗我会死。作为一本书我会开始涨价或者一直被丢弃到如今。作为森林我还年轻,作为机器就有点可笑,而作为一个人我已经太疲倦了。 我生于1924年。当我想到人性的时候我就会想到那些与我同年出生的人。他们的母亲跟我的母亲一起生产,无论是在哪里,在医院还是在黑暗的住所。 在这一日,我的生日,我很乐意为你们做一次大祈祷,那些被希望和失望的重负把生活压弯的人,那些行为矮小的人和那些形象伟大的人,你们都是我的希望的兄弟是我的绝望的伙伴。 愿你们都能得到适当的休息,活着的在生活中休息,死去的在死亡中休息。 有谁能把他的童年比其他人都记得更牢,那他就是胜利者,如果终究还有胜利者的话。 在海边 我望着树木和那些动物,它们真的成年了。但人永远不会成年。因为大多数人只能严肃那么一小会儿,就像一个孩子坐在理发椅子上照着镜子。不久他又会出去到外边玩他的游戏。 一个严谨的女人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21:15:00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dimanche 27 août 2006

犹大·阿米亥诗选:大安宁(1980)

忘了一个人 忘了一个人就像忘了关上后院的灯,让它一直亮到第二天。而后,正是这盏灯又让你想起。 耶路撒冷生态学 耶路撒冷的空气弥漫着祈祷和梦想就像重工业城市的空气。难以呼吸。 时不时地会有一船新的历史到港,那些房屋和塔楼都是它的包装材料。随后满地丢弃堆积如山。 有时运来蜡烛而不是人口,于是城就安静。有时运来人口而不是蜡烛,然后就一片骚乱。 有很多关闭的花园开满浓香的茉莉,外国领事馆,像讨人厌的害鸟,躲在那里等待机会。 旅游者 他们来这里参观吊唁。他们占满大屠杀纪念馆,他们戴上肃穆的脸看看哭墙,然后他们在回到饭店隔着厚窗帘调笑。 他们得到了照片,跟我们的著名死者合影,在拉结之墓在赫茨尔之墓然后登上炸药山顶。他们对我们温柔的小伙子垂泪,对我们坚强的姑娘动邪念,然后挂起他们的裤衩在凉爽的浴室尽快晾干。 有一次我坐在大卫塔门前的台阶上,两只沉沉的篮子搁在我身旁。有一群旅游者正簇拥着他们的导游,而我则成了他们的参照物。“你们看见那个带篮子的人没有?在他右上方是一个罗马时代的拱门。就在他头顶往右边一点。”“但是他在动,他在动啊!”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21:10:29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dimanche 27 août 2006

犹大·阿米亥诗选:时间(1977)

民族万岁 当我年轻的时候整个国家也年轻。而我的父亲是所有人的父亲。当我快乐的时候国家也同样快乐,而当我跳跃在她的身上她也跳跃在我的身上。春天里覆盖她的青草也同样让我变得柔软,而夏天干旱的土地伤害我就像我自己皲裂的脚掌。当我第一次坠入爱河,人们宣告了她的独立,而当我的头发飘拂在微风里,她的旗帜也是如此。当我搏杀在战斗中,她奋战,当我起身她也同样起身,而当我倒下的时候她慢慢地倒在我的身旁。 如今我开始慢慢远离了这一切:就像有些东西要等胶水干透以后才能粘牢,我正在被拆开然后卷入我的自身。 有一天我在警察乐队看见一位单簧管演奏家他正在大卫堡表演。他的头发雪白而他的面容平静:这副面容就像1946年,这惟一的独特的年份在诸多著名的和恐怖的年份之间,那年没有发生什么除了一个伟大的期望以及他的音乐还有我的爱人一个在耶路撒冷宁静的家中安坐的女孩。此后我再没见过他,但一个追求世界更美好的愿望决不会离开他的脸庞。 炸弹的直径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20:57:19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dimanche 27 août 2006

犹大·阿米亥诗选:在这一切背后有至福隐藏(1974)

给战争死难者的七个哀歌 1 伯林格先生,他的儿子战死在大运河然后被陌生人挖出来装船运进沙漠,他在雅法门经过我身旁;他更瘦了:已经失去他儿子的重量。就这样他轻轻地飘浮穿过小巷纠缠在我的心里像一段浮木。 2 就像一个孩子他把土豆泥加进美味的浓汤。然后一个人死了。活着的孩子必须得在玩回来之后把手洗干净。但对死去的人泥土和砂砾就是净水在那里永永远远他要洁净他的肉体和灵魂。 3 无名将士纪念碑,高耸,在敌人那一侧。一个绝佳的靶子为下一次战争的炮手做好标记。或者伦敦的战争纪念碑,海德公园新广场,装修成一个肥腻的豪华大饼:更多的士兵扬头托枪,更多的大炮,以及另一个鹰徽,另一个石头雕刻的天使。一面大理石的旗帜上奶油膏经行家之手上下都注满。但糖衣包裹的艳红樱桃已经被心灵的美食家统统吃尽。阿门。 4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20:50:56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