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死五毛!
vendredi 18 août 2006

柳州地区文革概况

从全面发动到大动乱     1966年5月30日,柳州地委书记王杞桓向地直机关干部职工作《关于开展文化大革命问题》的报告。6月7日,成立地委文化革命小组。22日,召开地直机关干部大会,批判所谓“邓拓黑帮的罪行”。6月中旬,地委指定柳州专区文工团作为地直机关开展“文化大革命’’的重点单位,派出工作组进驻文工团。工作组进驻后,文工团的干部职工对工作组的做法有意见,贴出大字报批评,有13人被诬为“反革命”,“牛鬼蛇神”。6月30日,在三江县参加“四清”运动的中央民院师生要求回北京参加“文化大革命”,没有得到批准,师生写大字报揭发“四清”县团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到“四清”县团部静坐绝食,冲击团部,县团将此定为反革命事件,这就是轰动南宁、柳州的“三江事件”。7、8月间,专区各县按照“四清”运动的布置,结合“文化大革命”的内容,利用署假集训 9600多各中小学教师。在集训期间,有400多人被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牛鬼蛇神”、“黑帮分子”等罪名,受到批斗。     1966年8月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无产阶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19:24:00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vendredi 18 août 2006

1968,血与火的南宁城

    二舅一生命运坎坷。他最为悲惨的莫过于文革时的经历了。      在这之前,我的亲人都是远离政治的普通市民,可是这场运动,裹挟着可怕的洪流,滚滚而来,没有人能够逃脱得掉这场劫难。    我那时尚未出世,很多是听母亲叙述的。    “联指”和“四二二”是当时两个不同政治观点的派别,而南宁,也象全国各地一样,先是进行了大规模的辩论,继而发展成可怕的武斗,动用了机枪、坦克,在南宁这个巴掌大的小城里上演了一场真实的战争。    1968年8月,“四二二”被“联指”包围在解放路一带,被迫缴械投降。大批的居民举着双手被押解出来,甚至伏在母亲背上的一两岁的孩子也知道把双手举过头作投降状。当天,“四二二”的广播员、成员共二十六人,被押到现在的广州照相馆门口,全部用机枪扫射死。父亲因为到处寻找二舅,亲眼目睹了这一幕。“还有几个是很年轻的姑娘啊”,父亲现在还念叨着。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19:17:00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vendredi 18 août 2006

817南百抗议

时间:2006年8月17日,下午4点至晚上9:30 地点:熙熙攘攘的南宁市中心——南宁百货大楼 事件:南百工人罢工 提要: 资产数亿,有50年历史的国有大型企业——南宁市百货大楼,被南宁市政府以 未知价格买给私人之际,南百近千名职工为了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举行了罢工。晚上8:00后,约300名由公安、防暴警察和警校学员组成的警察部队冲进了百货大楼,用当年公民党对付游行群众的暴力方式驱散了罢工人群。数人被抓上警车,近10人因受伤较重被工友送去了附近医院。 背景: 2006年6月26日,《南宁市沛宁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与深圳市亚奥数码有限公司关于南宁百货大楼股份有限公司国家股股份转让合同》签定,转让方——南宁市人民政府,受让方——深圳市亚奥数码有限公司。转让所有国有股,即24.62% ,转让款7200万元,而受让方的注册资金仅为5000万元。 转让方对职工们承诺:转让后,职工身份不变、劳动关系不变、离退休职工待遇不变——即三个不变。而如今看来,企业由国有变私有、劳动合同必须变更、受让方否认“三不变”承诺,足以说明“三不变”只是蒙蔽广大职工的把戏。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13:42:00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
dimanche 30 juillet 2006

马克思评蒲鲁东《贫困的哲学》

马克思致帕·瓦·安年科夫 [1846年]12月28日于布鲁塞尔 亲爱的安年科夫先生: 如果不是我的书商拖到上星期才把蒲鲁东先生的著作《贫困的哲学》给我寄来,那您早就接到我对您11月1日来信的回信了。为了能够立即把我的意见告诉您,我用了两天的时间把这本书浏览了一遍。由于读得很仓促,我不能深入细节,而只能对您谈谈这本书给我的一般印象。假如您需要的话,我可以在下一封信里来谈谈细节。 我必须坦白地对您说,我认为它整个说来是一本坏书,是一本很坏的书。您自己在来信里对蒲鲁东先生在这一杂乱无章而妄自尊大的著作中所炫耀的“德国哲学的一个角落”[1]曾经取笑了一番,但是您认为哲学之毒并没有感染他的经济学论述。我也丝毫不把蒲鲁东先生在经济学论述中的错误归咎于他的哲学。蒲鲁东先生之所以给我们提供了对政治经济学的谬误批判,并不是因为他有一种可笑的哲学;而他之所以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笑的哲学,却是因为他不了解处于现代社会制度联结[engrènement]——如果用蒲鲁东先生像借用其他许多东西那样从傅立叶那里借用的这个名词来表示的话——关系中的现代社会制度。 ... [Lire la suite]
Posté par luochi à 18:14:00 - - Commentaires [0] - Permali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