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Ben Bulben,by W. B. Yeats,罗池译稿

 

 

1

 

谨奉诸位先贤所言

于马略奥特湖畔[1]

如阿特拉斯女巫所知者,[2]

曾言明并订立雄鸡之啼。[3]

 

谨奉诸位男女骑手之名,

其仪容身姿实属超凡,

与白净长脸的伙伴[4]

在永生中昂扬,

赢取他们激情的完满;

此刻他们驰过冬日的黎明

布尔本山为此设下背景。

 

以下为他们所言要旨。

 

 

2

 

多少次一个人活着又死去

在他的两个永世之间,

一边是种族,另一边是灵魂,

而古老的爱尔兰对此尽已知晓。

不论一个人是死在床上

还是被步枪当头击毙,

与那些亲爱的人短暂分离

才是他必须恐惧的最可怕的事。

虽然掘墓人的辛劳是漫长的,

他们的铁铲磨利了,他们肌肉强壮,

但他们不过是把要埋葬的人

再一次塞回人类的思想。

 

 

3

 

你们曾听过米切尔的祈祷

“主啊,给我们的时代赐下战争吧!”[5]

也知道当所有的词语都已说尽

一个人陷入疯狂搏斗的时候,

某些东西从盲目已久的眼中掉出

他便完整了他偏狭的头脑,

在那一瞬间他全身轻松,

放声大笑,心中一片安宁,

即便最睿智的人也会变得紧张

心中充满了某种暴力

如果他还没能实现他的命运

了解他的工作或选定他的同伴。

 

 

4

 

诗人和雕塑家努力工作

不要让时髦画家推脱

他的伟大先辈们的业绩,

把人的灵魂交给上帝,

让他把摇篮正确地填满。

 

测量法开启我们的力量:

一个生硬的埃及人把形式构思,[6]

而优雅的菲狄亚斯造就了形式。[7]

 

米开朗基罗留下明证

在西斯廷礼拜堂的屋顶,

那里只需半睡半醒的亚当

便足以撩弄全球奔走的贵妇

直到她的肠肚烧起欲火,

证明有一种目的已设定

在那秘密工作的头脑之前:

世俗化的人类完善。

 

十五世纪大师用油彩,

在上帝或圣徒的背景上,

描绘了乐园让一个灵魂安逸;

在那里,眼中所见的一切

鲜花、绿草和晴朗的天空

都摹仿着实在的形式,或仿佛

睡眠者已醒来但还在梦中,

而当它消散之后仍旧宣告,

尽管只剩下床铺和床架,[8]

诸天之门曾经敞开。

 

 漩涡飞转;

当伟大的梦想已然消逝

卡尔弗特和威尔逊,布莱克和克劳德[9]

为上帝的子民备好了休息所,

如帕尔默所言;但在这之后

混乱又笼罩了我们的思想。

 

 

5

 

爱尔兰诗人要练好你们的本行,

歌唱各种精心制作的事物,

藐视现今越来越兴盛的那种

从头到脚完全不成样子的东西,

它们那失忆的心灵和脑袋

是低贱床上的低贱产物。[10]

要歌唱农民,以及

策马跋涉的乡下士绅,

僧侣的圣洁,并仿效

酒鬼们的放浪大笑;

高声歌唱那些老爷和夫人,

经过七个豪迈的世纪

他们已被捣成黏土;

要把你们的头脑投向别的岁月

那样我们在未来才能够保持

不屈不挠的爱尔兰精神。

 

 

6

 

在光秃秃的布尔本山下

篮岭墓园安葬了叶芝,[11]

一位先辈在多年前

是这里的教长;教堂矗立在近旁,

路边有一座古老十字架。

不要大理石,不要传统辞句,

只用当地开采的石灰岩

按他的指示刻下这些文字:

 

 冷眼投向

 生命和死亡。

 骑手,前进!

 

 



[1] 马略奥特湖位于埃及的亚历山大城南边,湖畔原是古埃及冥神俄赛里斯的主庙所在,公元1世纪有犹太人灵修会在此发展,被认为是基督教修道院的先驱。

[2] 雪莱长诗《阿特拉斯女巫》(1820)中说到马略奥特湖(Mareotid),女先知抛洒死花如庆婚,有裸男驾驭蛇鳄掀动甜水,唤醒冥府梦宫内醉卧的男与兽。

[3] 雄鸡报晓将预告世界变换的时刻到来。参见《所罗门和女巫》、《拜占庭》等。

[4] 指马匹。诗中是超凡脱俗的仙人仙马,凌空飞驰。

[5] 爱尔兰革命者约翰·米切尔(John Mitchel,1815–1875)曾在《狱中书简》呼吁对英国发动“圣战”。

[6] 可能指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或柏拉图曾受到古埃及数学思想的影响。可能指生于埃及的新柏拉图派哲学家普罗提诺(Plotinus,205-270),他对神与世、灵与肉、形式与质料等命题的论述有很大影响。

[7] 菲狄亚斯是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最伟大的雕塑家、建筑师。

[8]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认为有真实理念的床、木匠的床和艺术家的床;文艺只是摹仿的摹仿,与真理隔了两层。

[9] 叶芝关注的几个17~19世纪画家,卡尔弗特、帕尔默学布莱克的奇幻画,威尔逊学克劳德·洛兰的风景画。

[10] 柏拉图认为,灵魂投胎后便遗忘了至高理念世界的真理,要通过回忆来重新学习,进而高飞回归;否则将堕落降级。

[11] 叶芝的曾祖父约翰葬在此地。后来叶芝本人也安葬在这里。

 

罗池译稿

 

原文链接:https://www.poetryfoundation.org/poems-and-poets/poems/detail/43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