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雨茜,之前我已多次要求你停止利用我的名义和经历进行胡编乱造,并要求你删除有关我的信息。

你爱玩虚构游戏是你的事,但你不能再三利用我的名义制造假象、污蔑我的名誉。

你拒绝我要求你删除相关博文的合理需求,还将13年5月以来的博客条目打乱次序,重新编排隐藏,搞得神神秘秘。

至今,你仍然没有删除我的相关信息,所以我必须按之前警告公开真相。

以下略举二例。

 

1. http://www.blogbus.com/pan123-logs/69098214.html

 p02

这篇博客你摘选了旧日记,说到你与我在大学的交往,但你避重就轻,掩盖历史。

你没有写出,那晚诗会后我四处找不到你,最后在化学系那边看见你跟一个男的在滚草地乱摸,你们看见有人来就坐单车离开了,那个男的搭你。

我再近视散光,但清楚看见你那天的发型、衣服,认得你的体型,动作。那个女人无疑就是你。

你和我交往的同时,还和别人滚草地,一面却又向我强调你纯洁。

我质问过你,但你一直不承认有不忠行为。 

类似的事情还有,但你一直都不认,直到13年5月17日晚我要求你读日记,才轻轻一笑承认了。

后来,你在熟悉的老同学面前装可怜你也不敢隐瞒你婚前婚后的出轨行为。

就是你这种自以为高明的虚假、瞒骗和精心设计,最终令你的虚伪沦为卑鄙,让我不齿。

 

2. http://www.blogbus.com/pan123-logs/233937312.html

 p01

这篇博文天花乱坠,实际上讲的是13年5月17日我跟你分手最后一天的事情。

你夸夸其谈的大礼物是张电脑椅。此前我已向你明确我要去桂林,我还会需要一张电脑椅?

而且你没谈到,你在新椅子前面摆着的你已经事先拟好打印好的《分居协议》。我签了。

你也没谈为什么我要你去看你的日记。婚前婚后,你一直对我不忠,却不肯承认,推说健忘。我这才叫你翻日记。

果然你的日记证明了这一点:长久以来,你一直和情人保持关系。

我没有跟你朗诵什么,只有你东拉西扯掩饰困境。我当时一心尽快结束死亡婚姻,根本不可能有闲情跟你高谈阔论。

你更没谈的是,此前你已经跑遍我的朋友圈,损毁我的名誉、破坏我的工作。

是,那时我怕你不肯答应离婚,所以处处忍让你,能退则退,甚至纵容你到处散播是非,给俞余和我造成严重伤害。

我最错的是那天不应该还借住你家,更不应喝下那一大堆你破例备下的啤酒红酒二锅头。

确实,我被你灌醉了。之后,你硬要跟我发生关系。再之后你发了这篇博客,还特意对我说,“对不起我强奸你了。”

这件事,被你一再散播利用。最为恶劣的是,你将这些信息进行编排改造之后,反反复复给俞余手机发短信息,企图破坏俞余对我信任与理解。

这些才是一切实情。而你博文里编造的那些,目的是让人以为我对你还恋恋不舍,对俞余虚情假意,对自己根本没有要求。

你狠,你的目的也许达到了。但是,这让我对你更加厌恶。

 

潘雨茜,以前我极少看你的博客,就是因为不喜欢你营造的虚假氛围。

现在我耐着性子来看你乌七八糟的东西,目的是揭穿和制止你对我名誉的毁坏。

我必须维护我的生活,我的底线在这里。

请你自重。

 

 

罗池

2015/4/27